請勇敢放掉手中的「雞蛋」,離開一點也不舒適的舒適圈

早上起床看了以下這篇,”請勇敢放掉手中的「雞蛋」,離開一點也不舒適的舒適圈”
挺有感觸的
剛好昨天有個科技業的朋友,問我說
他最近每天都加班到深夜,生活除了睡覺就是上班,他很不喜歡這樣的生活
這幾天很想跟老闆提離職,想問問我的意見
想當初我也是在女朋友、老師說服加鼓勵下,
掙札一年思考後,才放掉手中的雞蛋,作出提出辭呈的決定
但至今我都還很感謝,當初我有勇氣作出這個決定
真的離開心更寬、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探索這個世界
如果你對現在的工作,已經沒有熱情,只是為了糊口的薪水在撐著
每天上班都在想要不要離職的問題,那麼我的建議是
再拖下去也不是辦法,最好快刀斬亂麻、立即停損,
讓自己換個心境、換個心情,過個自己想要的生活
千萬別讓幾萬元,買掉自己人生的夢想喔!
自己的人生,自己規劃,才最精彩喔!

上班打卡制、下班責任制是台灣職場的無奈

上班打卡制、下班責任制是台灣職場的無奈

 

以下轉載關鍵評論網

請勇敢放掉手中的「雞蛋」,離開一點也不舒適的舒適圈

「我進公司年資不到一年,年終拿了15萬。聽到這裡,是不是很想叫我留下來?」一個即將離職的朋友J戲謔的跟我說。

現下台灣的就業環境,若能夠拿到2個月的年終,做夢就會偷笑了,若能和J一樣,拿到底薪近5倍的15萬台幣年終,過去一年的委屈與疲憊,往往會因為存簿裡的六位數增加而煙消雲散。
「不會阿!算一算妳的加班時數,這樣其實也差不多。」J和我是多年的好友,錄取該家公司之前,她總時不時的對我噓寒問暖,詢問我在印度的生活以及趣事等等,我們也經常視訊討論未來規劃與人生選擇。但是在過去將近一年的時間裡,我們互動的時間突然銳減,有一次打開視訊,她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我好想睡覺。」
說實話,在我的朋友之中,無論是廣告業、新聞界、金融銀行從業人員,乃至於商業貿易公司的職員,這樣的職場甘苦談一點也不特別。哪個人不是早早起床上班,更有不少人甚至加班到深夜凌晨。
「這有什麼?」我想應該是很多人的疑問,究竟這樣的故事有什麼好說嘴的?
我在印度的製作人問我,為什麼我在台灣的朋友們都這麼晚下班,我跟她說,台灣現在流行三個字:「責任制」,只要完成你的任務就可以下班,但是每天所指派的任務卻都讓你怎麼也做不完。
我的製作人對此感到非常驚訝,她問我:「如果指派的任務是該名員工永遠都做不完的,那指派的意義是什麼呢?」她的意思是,身為一個主管,應該是在下屬能夠且應該負擔的範圍內,做最有效率的任務分配。
我曾問J,會不會是因為公司的菜鳥,對業務不熟悉以及事情比較雜,因此得要經常加班。公司裡的資深同事,也是如此嗎?她說:「是啊,撐得住就留下,撐不住就走。而且不是忙季的問題,是公司一再的接員工根本無法負荷的訂單量。即使所有人都加班,還是沒有辦法,每個人都叫苦連天。」那為什麼他們會留下來呢?「選擇留在舒適圈的人比我想的要多,而年終獎金也是主要原因,一年比一年更多。」
我經常想,所謂的「舒適圈」到底是什麼?因為絕大多數在我周遭的人,他們的舒適圈一點也不舒適。
我想起一位朋友S,她大學即將畢業之際,選擇報考公職,當時我們全都嚇了一跳,因為我們認識的她,無論個性或是專長,都不適合擔任公職。近期我和S連絡上,她告訴我,她人生至今最後悔的事情,就是報考公職,而且居然還考上了。
我問S,如果她認為這是目前人生中最後悔的事情,為什麼還不辭職呢?她說自己還在考慮,支撐她的是每個月四萬多塊的「鐵飯碗」,還有過去那一年準備考試的努力,辭職很不甘心。
我在想,許多在政府單位裡,擺臭臉、耍脾氣、工作態度不佳的那些公務員,是不是都曾經在20多歲時,有過「離開」這樣的念頭;而「考慮」了幾十個年頭,最後就領到了退休金。
記得小時候曾經看過一則小故事。一隻狐狸把手伸進了裝滿雞蛋的陶罐裡,抓了雞蛋的手,怎麼也拔不出窄口的陶罐,但狐狸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放掉那顆雞蛋,最後就被抓住了。過去說到這個故事,都是要警醒大家不要貪心,但我卻是想到「不甘心」與「放不下」。
確實,要捨棄現在所擁有的一切,包括較高的薪水、穩定的工作、熟悉的人事物等等,需要一定的勇氣。但是,這些「較高的薪水、穩定的工作、熟悉的人事物」過了幾年後,就會變成「更高的薪水、更穩定的工作、更熟悉的人事物」。包袱只會越來越重,考量也就越來越多,最後就因為下不了決定,而選擇「最少風險」的決定:留下。
J告訴我,她「才」25歲,而且她的離職「並無關乎錢,而是關乎自己到底要什麼。」使用「才」這個字,經常會受到很多的教訓,例如「別以為自己還小」、「搞不清楚世界長什麼樣子」、「幼稚、莽撞、不懂事」乃至於「草莓族、果凍族(下一個世代會是水母嗎?)」等等。
可我們是否也經常因為「已經」而自陷泥淖呢?「已經老大不小了」、「已經加薪了」、「已經熟悉一切了」,最後就「已經來不及了」。
或許對很多人來說,J就只是一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小毛頭,但我覺得她至少,勇敢的離開那個她覺得不適合的地方。即使她有了較優渥的年終,還被加了薪,她勇敢說出:「那裡不是我的世界」。
J放掉了雞蛋,從窄口的陶罐裡抽出了手,她的確在放手的那一瞬間,兩手空空,但她獲得了找到更大陶罐、更多雞蛋的可能性;而她也不願意繼續待在一個一點也不舒適的舒適圈,持續抱怨並維持那樣的不合理。
Photo Credit:  Alan Cleaver  CC BY 2.0

Photo Credit: Alan Cleaver CC BY 2.0